视频|人间世2·烟花丨生命以痛吻我 我却报之以歌

看看betway体育官网Knews

2019-01-01 23:00:00

暌别2年后,在2016年夏天引起轰动的医疗纪录片《人间世》,在新年第一天再度归来,还是熟悉的“配方”,直戳人心,让你无法在命运面前背过脸去。


《人间世2》的第一集,将镜头对准了一群孩子,他们被那百万分之三的几率“眷顾”,本该无忧无虑享受着童年美好时光的他们,被命运裹挟着推进病房,这个惨烈的修罗场……


“我不要,我要呼吸”


故事从手术室里,王松茗的喊叫声中,开始了。医生实施手术前,要让他吸入麻醉药,但他非常抗拒,他紧张、害怕、无助,那是对未知的深深恐惧。但他越紧张,吸入的麻醉药越多,几秒钟内就昏睡了过去。


image003_副本.jpg


40分钟后,他的左腔静脉里埋上一根管子——静脉输液港。以后的一年里,数不清的药水会从这里流进他的身体,与癌细胞作战。


而这只是他化疗的开始,妈妈告诉他,这些药水就跟感冒时挂的盐水一样,而实际上这些高浓度的化疗药水,会让你吃不下饭,恶心、呕吐、开始掉头发。


两个月后,王松茗再次进到手术室,他,依然很害怕。


image005_副本.jpg


可能是为了缓解自己的紧张,他开始通过辨认周边的手术器材,来给自己获取确定性,去对抗那让他恐惧的未知。


他不知道相较于这一次的手术,上一次埋管真的不算什么。医生会毫不客气地把他的腿锯开,拿出骨头,切除上面的肿瘤,然后把没有癌细胞的骨头,再放回他的体内。这是王松茗唯一保命的方法。


image007_副本.jpg


手术结束了,这个直率的孩子,在复苏室醒来后,哭喊着,“我的腿好酸!”


病房外的“小大人”刘子涵看到了这一幕,以一个饱经沧桑的成年人的口吻,无奈地说,“谁出来的时候都是这个样子,没有办法!”


恶性骨肿瘤——百万分之三的概率


他们得了一种叫做恶性骨肿瘤的可怕癌症,多发在孩子身上。得这种病的概率只有百万分之三。这是什么概念呢?这相当于你连续抛22次硬币,都是正面!


image009.jpg


那些无助的父母,


image011.jpg


那些渴望回归正常生活的孩子,


这是他们搏“命”的战场。


然而病房里的故事不像童话,有的结局很悲伤。


有的故事结局很美好。


而这部纪录片的主角们,还没有结局。


只要命还在 一切都不是问题


这一集,通过一个患病孩子——杜可萌的视角,讲述了她看到的一切。


image013.jpg


她曾梦想着和小伙伴们脱去了病号服,走出了病房,推开厚厚的铁门,穿过重重的迷雾,拿着属于自己的武器,对抗着他们共同的敌人。他们身后,爸爸妈妈和医生们一个个走过来,拥抱他们,和他们说,生命对谁来说,其实都是短暂的,每个人都像烟花一样,都会有自己最绚烂的时刻。


image015.jpg


暮色中一列火车驶过大桥,杜可萌的小伙伴们,登场了。


image017.jpg


蔡炫安,绰号“安仔”,一个喜欢吃鸡排、玩游戏的小男生。他说,游戏里面,人有很多命,输了重来就好了。不像他自己,只有一条命。因为骨肿瘤,不得不做了截肢手术,左手再也长不回来了。


image019.jpg


家里墙上挂着的照片,让人难以相信一年的时间,一个孩子可以发生这么快的变故。


他和妈妈即将再次奔赴上海,这一次是去复查。


“我下回不走了,好不好?”


这时,14岁的女孩王思蓉,正躺在爸妈务工地苏州的出租房里的床上,哭得不能自已,妈妈贲晓美不知所措。


image021.jpg


她质问妈妈,“为什么你不在家里。”贲晓美不知如何回答,最后她说:“妈妈要出去挣钱啊!”


王思蓉学校开家长会,爸爸妈妈都没去,爷爷奶奶也没去。老师就问她,王思蓉你爸爸妈妈呢?她说我爸爸妈妈在外面打工。


“好了,不难过了。我下回不走了,好不好?”妈妈安慰她。


image023.jpg


父亲听着母女俩的对话,在一旁抹着眼泪,可能孩子的话实在太扎心,他随后打开门,站到屋外。


孩子的愿望多么单纯,成年人的世界多么无奈......


“如果有重新来过的话,我宁愿少挣一点钱,也要陪在他们身边。”


王思蓉和弟弟一直住在江苏如皋,是爷爷奶奶带大的。爸爸妈妈在苏州给别人烫羊毛衫,一年只有过年的时候才能回来。在升初三的那个夏天,她的骨头里长了骨肉瘤。


image025.jpg


王思蓉患病,妈妈贲晓美很自责,她说自己不是一个好妈妈,如果有重新来过的话,宁愿少挣一点钱,也要陪在他们身边,好好把他们照顾好。


可是人生,没有如果,能把握的只有现在。



王思蓉因为患病和爸爸妈妈住在了一起,方便到上海就医。父女俩在车间里,你一言我一语,讨论着可能的手术情况,这个时候的王思蓉是开心的,因为她终于可以跟别的孩子一样,跟父母撒娇了。


image029.jpg


当天夜里,王思蓉的爸爸驾车开往上海,王思蓉一家与安仔一家在医院相遇了。


“我以后还可以背书包吗?”


医生告诉安仔要控制体重,多动动,不要躺在床上打游戏。


image031.jpg


安仔很听医生的话,不能躺着玩,就坐着玩。


这一次,安仔和妈妈还来到上海假肢厂,妈妈想完成安仔的愿望,这个坚强的女人,说着说着,眼泪就涌了出来。


image033.jpg


而安仔并不知道他的肿瘤已经转移到肺部。


image035.jpg


安仔此刻最关心的是,美容手做好过后,还能不能背书包,医生告诉他轻的还可以,重的可能不行,“那以后书就背少一点。”安仔说。


“如果要截肢,就给我申请安乐死”


另一边,王思蓉的主治医生正在和贲晓美讨论治疗方案,王思蓉的病情很不乐观,腿部从上到下都有肿瘤,手术切除非常困难。


image037.jpg


王思蓉的妈妈透露了孩子的态度,王思蓉坚决拒绝截肢。


王思蓉妈妈瘫坐在外面走廊,哭泣着。一位病人家属拎过来一个纸箱,让她垫着,不要着凉。


尽管不知道如何告诉女儿这个消息,但是王思蓉妈妈还是进到病房,面对女儿的问题,她没能想到别的办法,只能和盘托出。王思蓉呆住了2秒,随即啜泣起来。


王思蓉妈妈再次和医生沟通,转达了孩子的意见,医生决定积极为她争取——保住她的腿。这样,王思蓉的腿骨就必须取下来,灭活,再装回去。


image039.jpg


医生也有自己的担忧。


病房里的笑声


其实,病房里也并不总是愁云满布,笑声还是挺多的,毕竟他们都还只是孩子。


image041.jpg


2018年的元旦,医院组织了迎新活动,大家的心情都欢快了许多。


image043.jpg


只是,家长们的笑容还是掩盖不了他们重重的心事,他们相互打气,把那些险些喷涌的情绪,咽了下去。


image045.jpg


安仔,扮成了他最喜欢的卡通人物,叫做香克斯,红发海贼团的副团长。香克斯十分重视友情,对伤害自己朋友的人绝不放过。他和安仔一样,也失去了一条左臂。


他终于说出了准备了很久的台词:“如果还有家伙没有闹够的话,来吧,让我们来奉陪吧。”


三颗卤蛋 


迎新活动结束后,王思蓉的医生与她沟通手术的事,最终确认了上次的方案——取下腿骨灭活再装上。她跟医生说,“你下手轻点”,还要求要美容缝合。


image047.jpg


王思蓉和刘子涵在病房里,开着玩笑。王思蓉说,看见你的光头我想笑。刘子涵说,别笑,忍住,俺都没笑好吧,忍住一点。


image049.jpg


三个因为化疗剃光了头发的孩子,坐在走廊上,突然有人说,有没有觉得我们的头像个卤蛋? 三个人,不禁都笑出了声。


手术日


王思蓉的手术日终于到来了,麻醉师把面罩盖住王思蓉的脸,她睡过去了。


医生比划着切口的位置,护士忍不住叹气,“吓人的,好可怜啊。”


image051.jpg


电锯上的刀片飞速转动着,医生把她的腿骨取下,浸泡在钠氮离子浓度达10%的生理盐水里,杀死肿瘤细胞。


手术结束了,孙伟医生瘫坐在地上。缝合好后,王思蓉回到了病房。


image053.jpg


看着女儿的样子,摒了一天没有哭的贲晓美此刻身体不受控制地不停发抖。她背过脸,拼命捂紧自己的嘴,努力不让女儿看到自己的反应。


image055.jpg


安仔的美容手,做好了,医生向他介绍了它的用法,安仔似乎很满意,还摆弄着假肢,顽皮地说“恭喜发财,大吉大利,给红包。”


image057.jpg


手术后的王思蓉在春节前要回家了,安仔,也将踏上归途。大家就此别过,相互祝福着。


image059.jpg


2018年的春节就要来了,王思蓉的爸爸王小建,自己动手给孩子的轮椅做了个支架,这样王思蓉的腿就可以好好地固定住,减少腿部动作带来的疼痛。王小建对自己的作品很满意。


image061.jpg


春节,一家人回到老家如皋,吃完年夜饭,在院子里放烟花,王思蓉许下了一个愿望,她不愿告诉妈妈,这是她的秘密,她说说出来就不灵了。


那夜,绚烂的烟花,让人忘却了一年的苦痛与挣扎...


“我想我的同学,我不想留级”


正月十三,安仔的双肺肿瘤持续恶化,被紧急送往当地医院。


image063.jpg


病房里的安仔,终于压抑不住自己的情绪了,他的言语中充满了无助和绝望,“我哪里都去不了,我只能待在家里,我想我的同学,我不想留级。”


妈妈李美杰在一旁安慰,“会的,会康复的。”


image065.jpg


虚弱的安仔,祈求医生,他说他想出去玩,他请医生想想办法,他一遍遍地哀求着。


image067.jpg


无能为力的医生不忍心听下去,只能转身离开。


医生和父亲在走廊上讨论着孩子的病情,他们不敢有太多的奢望。


image069.jpg


病房里,安仔和妈妈,轻声地交谈着,这可能是第一集里,最让人心碎、最温暖、最令人感动的画面了,每一句话仿佛都能将你击溃。


image071.jpg


听到儿子的话,李美杰泪如泉涌,安仔伸出被靶向药催白的手,慢慢抚摸着妈妈的眼泪。


“谢谢你,你太懂事了”


李美杰哭着对儿子说,“谢谢你,太懂事了你。”此刻,你无法不心疼这个懂事的孩子。

 

image073.jpg


李美杰对儿子说,“你不是会唱那首逆战,你现在还会唱吗?唱给妈妈听好吗?妈妈好久没有听你的歌了。”


安仔,满足了妈妈的愿望,用微弱的声音哼唱着那首《逆战》......


尾声


安仔,离开了,他捐献了自己的眼角膜,让一个三岁时被开水烫伤的小男孩重见了光明。


刘子涵是这几个孩子里第一个结疗的。走之前,她给正在化疗的王思蓉送去了自己的好运糖。她知道如果天天挂药水,嘴巴里就会一直是苦苦的,但吃一颗糖,就会觉得好甜好甜。


image075.jpg


之后,她从输液架上把自己的手腕带拿了下来,撕得粉碎,扔到了垃圾桶。


image077.jpg


王思蓉的妈妈,自从女儿生病以后,就再也不烫羊毛衫了。她甚至还买了三张去厦门鼓浪屿的机票,一共花了4000块钱。王思蓉的爸爸要烫13000件羊毛衫才能挣得回来。他们一起去了王思蓉爸爸曾经当兵待过的鼓浪屿好八连,还去看了大海。王思蓉说,她的妈妈玩儿得比自己还要开心。


格式工厂烟花 无水印有字幕版_20181231213335.jpg


为本片配音讲述的杜可萌,在化疗快要结束的时候,被告知肺里转移了肿瘤,她依然和病魔继续战斗着。



为拍摄这部纪录片,摄制组在医院蹲守了一年,当他们离开后,杜可萌突然意识到,其实病房里这些孩子们的父母也在做着同一件事,记录他们的点点滴滴,比谁都用心。



影片在父母们用手机拍摄的视频中结束,画面定格在安仔生命最后时刻对妈妈说的那句,“妈妈,宝贝永远爱你”......


(来源:《人间世》)

版权声明:本文系看看betway体育官网Knews独家稿件,未经授权,不得转载。

相关betway体育官网

关键字:人间世2人间世第一集完整版烟花完整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