教会我们面对死亡的人 同时也教会我们生活

《人间世2》项目组

2019-01-04 21:48:19

本文作者:谢抒豪,《人间世2》第一集《烟花》导演,90后

拍摄地点:上海市第一人民医院骨科病房

开拍时间:2017年7月


很多人说,看《人间世》第二季看哭了。


的确,有的时候我们不能完全控制自己的眼泪。昨天在《人间世》线下活动《人间医事》的现场,我同样也还是没能忍住自己的眼泪。


能再次看到安仔的父母不远万里从南宁来到上海,看到萌萌和她的父亲,还有重新团聚的摄制组,内心还是百般感慨。尽管距离拍摄结束过去大半年了,但把这样一部讲他们故事的片子搬上公众的平台,我心里还是挺纠结。


安仔父母来上海的时候给每个人都准备了一份广西的水果,她告诉我们,生活还在继续。


创伤之后,他们没有选择逃避,而是把这份回忆当作了生的力量。


《人间世》线下活动 安仔父母回到上海市第一人民医院和观众们分享


这两天,每天晚上我都会去看各个App上大家的留言和评论,一条条地看,太感谢你们这些素未谋面的人了。其实你们提出的问题,也曾经在拍摄期间困扰了我很久。


我还记得刚开始拍摄王思蓉一家的那天,是2017年的12月18日。


华莹奇医生告诉她的母亲贲晓美,医生初步讨论下来的方案还是截肢。贲晓美不知道怎么去跟孩子说,两人互相对视着,病房里的空气就像是凝固了一样。我们的摄像李文鹏想要记录下这种凝固思考的情绪,可是他的手抖了一下。


还记得有一次,王思蓉手术前,在苏州横扇的羊毛衫厂里,拍摄王思蓉和父亲聊天的一个场景。因为担心自己手术后会长高,一条腿长,一条腿短,王思蓉和父亲打趣要让医生给自己的腿装个弹簧,摄像李文鹏又跟着镜头一起笑了。


我该有多幸运能遇上李文鹏、许伏金这两位摄像老师,他们真的把自己完全带入了整整一年半的拍摄当中,和我们的主角们一起哭、一起笑。大多数的时候,讲真的,我们很难保持足够的冷静和克制。


让我们不能自已的就是这些真实片段和质朴的情感,所以,在第一集《烟花》的600多个小时的素材中,我们最想做的,就是找到些最真实的东西,去呈现给你们。


在拍摄的时候,我们和病区的孩子们有个微信群。2018年元旦前,上海市第一人民医院给这些孩子们办了一场迎新活动,有一个环节,是想让这些孩子们打扮成自己最喜欢的卡通形象。


群里炸了锅,孩子们讨论热烈,说实话有些卡通人物甚至我都没有听说过。


在病房里太憋屈了,除了挂水就是吃药,而这一次,这些孩子们有了选择的机会。


既然是Cosplay,那为什么我们不把这些孩子们的表演认认真真地拍摄下来呢?于是,摄制组就有了那几天在1933老场坊的“梦境段落”的拍摄。


拍摄前摄像许伏金的分镜手稿


拍摄前,我们征询了医生的意见,孩子的身体状况是我们首先要考虑的。我们同时也征询了孩子和监护人的意见,因为我们要记录的是一条他们都愿意出镜的视频。


事实上,从上海市第一人民医院到1933老场坊不到500米,但要根据医生的建议,在两次化疗间,孩子身体相对稳定的间隙,安排拍摄计划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。


我永远不会忘记安仔第一次在病房里穿上香克斯服装的样子,他盯着那把刀看了好久。


那是一个温暖的十二月,我同样永远不会忘记安仔用力地挥舞着输液管道具的样子;不会忘记萌萌、子涵和安仔一同用力击碎印着cancer(癌症)冰块的模样。坐在监视器后的总导演秦博和范士广问安仔,想不想看看自己在镜头里的样子,可出乎所有人意料,安仔说,不看。


他的笑容那么灿烂,那么自信。


他说,他要等着播出时看。


过完年,我们跟着安仔,跟着王思蓉回老家拍摄。王思蓉的父母会把当时手机拍摄的画面主动分享给羊毛衫厂的工友,而安仔的母亲则和我们说,这是安仔生病后,他们看到的安仔最开心的笑容。于是,我们决定把这段本打算用在预告里的超现实拍摄片段,用到正片里。


是梦境,还是现实?或许这个答案根本不重要。


萌萌的朋友圈留言



如今,我们的纪录片播了。萌萌告诉我们片子播出后,她的微信公众号多了1000多的粉丝。


很多人私信她。


有病友和她说,这个病房的故事给了他们活下去的力量;有护士姐姐告诉她,找到了在医院继续当护士的动力;还有一些学医的大哥哥、大姐姐说,坚定了他们学医的职业信念;更有一些正处于低谷期的网友们跟萌萌说,自己的苦都不算什么......


而萌萌告诉我,她会重新开始更新自己已经停止更新好久的公众号。


教会我们面对死亡的人,同时也教会了我们生活。


我想,关于这个片子里所有人的故事,才刚刚开始,不是吗?

版权声明:本文系看看betway体育官网Knews独家稿件,未经授权,不得转载。

相关betway体育官网

关键字:人间世2导演