渐别"囧途"——部分地区农村春运"最后一公里"

新华社

2019-02-03 10:49:05

挤火车到县城、赶班车到镇上、找摩托到村里——从县城到村里,返乡途中的这“最后一公里”,长期以来都是春运难点之一,常被吐槽为春运“囧途”。


记者近期在部分偏远农村地区采访发现,随着农村通村公路普及,农村客运系统完善,农村春运“最后一公里”出行难现象已大为改善。


道路越来越好走 客车送到家门口


在广州打工的湖南省邵阳市隆回县高平镇村民聂庆伟,之前春节返乡都不敢多带行李。他解释说,过去村里道路坑坑洼洼,客运班车只走县道。从县城到乡镇后,还得再托亲戚朋友骑摩托车来接,“下了火车还得转几趟,行李多了拿不了”。


今年春节,聂庆伟提着大包小包坐上从广州到新化南站高铁,再从新化县城坐班车直接到村湾里,“全程不到一个半小时,都是水泥路”。隆回县城市公共客运管理所负责人米久华说,隆回县从乡镇到行政村的客运通达率达到97%,春节期间,农村客运公交都已加密班次,很多村组可以实现公交直接开到家门口。


随着近年来国家对农村基础设施建设投入力度持续加大,不仅平原农村,连山区、林区等偏远地区在道路“村村通”基础上,加快实现“组组通”;加上农村客运体系的逐步完善,返乡“最后一公里”相对已经很顺畅。


贵州,山高坡陡、村寨分散。绥阳县地处大娄山山脉中段,县城通往各乡镇多为盘山公路。这个县北部的青杠塘镇等4个乡镇,曾被一座海拔1400多米的大山阻隔,10多万名村民出行不便。


记者在现场看到,阴雨天气下盘山公路在雾中若隐若现,显得十分险峻。青杠塘镇回龙村村民曾建设说,过去翻山越岭走小路需要一个多小时,而且每到冬天,路面大雾加上结冰,经常有车被困山上。


2015年,当地自筹资金,修通一条1.85公里长的隧道,驱车通过只需5分钟。曾建设说,有了这条隧道,不仅返乡方便,游客都多了,很多人开起了农家乐。


道路修通,加上私家车普及,让很多农村地区客运站在春运期间,也很难看到往日人头攒动的景象。地处秦巴山区的湖北神农架林区木鱼镇是当地旅游主要集散地。跑客车10多年的司机戴兵说,过去“一票难求”,而现在30多座的大巴车,就卖出不到10张票,“主要原因是私家车多了,现在春运农村客运都很少出现高峰期”。


三级“路长”管养护 村民出门能“打车”


记者采访发现,不少地区完善农村公路管理体制,借助现代科技手段,让农村居民春运“最后一公里”更加便捷。


在神农架林区,目前通组路已经基本全覆盖。针对道路弯大、坡陡等情况,林区去年累计投入1.2个亿,完善通村道路的防撞墙等安防设施。当地财政还投入800多万元,按照县道、乡道、农村路每公里1万元、5000元、2500元标准发放运营维护经费,建起三级“路长制”。


神农架林区副区长向毅说,春节是群众出行高峰期,也是交通事故、酒后驾车高发期。目前全区276名“路长”都已配备摩托车,承担起林区1672公里农村道路的维护,安全监管,近年来安全事故发生率明显降低。


农村居民也能用上“网约车”,这是在贵州省黔东南州雷山县试点智慧交通平台“通村村”的实践。


雷山境内峰峦起伏、江河纵横。尽管早在2015年底,就实现了村村通油路,但对于百姓而言,路通了却依旧不好走。


雷山县客运站站长王贵说,由于县内山高坡陡、村寨分散,导致客运班线分布不均,加上缺乏有效的乘客出行数据参考,不能灵活调整班线、车次,往往出现“高峰人找车、平时车找人”的现象。


在贵州省交通厅支持下,雷山县率先试点利用大数据,实现人车信息匹配的客运软件“通村村”。在全县“通村村”智慧交通调度中心大厅,春运期间,订单通知声不时响起,十分忙碌。


从县城到大塘镇桥港村,雷山县客运车辆司机黎树华这条线路跑了4年。“农村地广人稀,以前有时候一趟只能拉到一两个客人,跑一趟油钱都不够。”黎树华说,借助“通村村”,乘客提前预约,他顺路去接,减少空驶,每月能多出1000多块收入。


“通村村”创始人罗永安说,雷山县行政村实现全覆盖后,农村群众出行候车平均时间由原来2小时降低到30分钟,全县农村地区客运车辆实载率从平台上线前的56%上升到80%以上,“现代技术让农村春运‘最后一公里’畅通、便捷了”。


农村公路管护力量有待充实


一些受访基层干部坦言,农村客运进入“春运节奏”后,“最后一公里”目前仍面临恶劣天气影响和道路养护不足两方面调整:


一方面,部分山区冰雪天气造成出行难。贵州省交通部门介绍,今年春运期间将出现三次降温过程,降水较往年偏多,出现阶段性雨雪冰冻天气概率较大,给春运运输组织保障和道路交通保畅等工作带来较大挑战。


另一方面,农村道路养护保障不足。湖北神农架林区农村公路管理局局长罗萍说,林区不少公路出现“油路变砂石路”等老化情况,基层超载治理手段有限,公路修复成本增加不少。


多地基层干部反映,下一步重点应关注农村道路养护,增强农村道路日常管理、突发应对等方面能力,呼吁通过顶层设计,推广交通警务体制改革、“三级路长”制探索,打通基层交通道路管理条块障碍,引导养护、执法等权限下移,出台财政配套措施,充实农村公路管护力量。

相关betway体育官网

关键字:农村春运